集運王 > 新聞頻道 > 株洲民生 > 正文

誰還不是個寶寶了? 買玩具,他們比孩子更痴迷

株洲晚報首席記者 戴凜 文/圖

模型、積木、球星卡……如果你覺得這些只是孩子們的玩物,或許你已經“落伍”了。最近,國內玩具品牌泡泡瑪特頻繁登上話題榜,成年人玩具市場也開始被更多人知曉。而在我市,也有不少成年“潮玩”(潮流玩具)玩家。

downLoad-20210113094747

▲小文夢寐以求的梅西簽名球星卡

downLoad-20210113094753

▲凌楊現在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一款動物模型玩具上

一張梅西簽名球星卡,他追了4年

“我很喜歡梅西,為了收藏到他的簽名球星卡,足足花了4年時間,才在今年淘到手,很有成就感。”小文(化名)輕輕翻開他精美的球星卡冊,這張梅西的球星卡,就“躺”在這本冊子的最中間。

對於“80後”來説,類似球星卡、明星卡、動畫卡這樣的卡片並不陌生,在當年的方便麪裏,它們就有過類似“盲盒”一樣的存在。在記者的記憶中,為了湊齊一套卡片,不惜一次性把一箱30包方便麪全部拆開,以至於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裏,只能啃着受潮而軟化的乾脆面當早餐。

小文當然也有這樣的記憶,但讓他“入圈”的,還是在北京遊玩時的一次“偶遇”。

“一狠心,花了一個月的生活費,買了6張卡。”2013年,小文在北京遊玩時,無意中走進了一家專門售賣球星卡的小店,很快他就被琳琅滿目、精美的卡片所吸引。他花費1500元買了一盒NBA球星卡“盲盒”,結果抽出了一張喬丹簽名卡,當時的市值就已經超過3000元。從此,他一發不可收拾,當年又花了1萬多元用於購買球星卡。

由於這些具有版權的球星卡大多由國外的公司發行,小文也要花費不少時間來海淘集卡,與國外的收藏愛好者交流和交易。

對玩具很感興趣,特意去玩具公司應聘

“80後”的凌楊,則是一位“樂高”積木的忠粉。凌楊説,他一直對玩具很感興趣,因此在2010年大學畢業後,特意應聘了幾家與玩具有關的公司。

他第一份工作去了位於廣東汕頭澄海區的一家知名模型公司,在生產線上的工作經歷,讓他了解了玩具的生產流程。此後,他又轉戰廣州,在一家知名玩具總代理公司工作,並從此和“樂高”積木有了不解之緣。

“一開始想的是好不好玩,後來想的是好不好賣。”凌楊説,在玩具總代理公司工作時,每次有新貨上架,他們都要拼裝很多套積木,用於陳列展示,所以每當新貨到店的時候,總是想着好不好玩。2013年,凌楊回到老家株洲創業,在湘銀小區外開了一家“樂高”專賣店,於是他的關注點變成了產品的賣點。

成年人對玩具的興趣到底有多大?凌楊説,因為當時省內的“樂高”專賣店大多在高端商場內,由於店鋪面積受限,一般不提供產品試玩,而自己的店鋪面積較大,專門騰出一半空間用於玩具試玩。為此,一些長沙的愛好者甚至會專門開車來他店裏試玩。

玩家羣體主要是學生和白領,在15歲至35歲之間

近年來,隨着“消費升級”,很多新興行業開始崛起,潮流玩具就屬於其中的一類。有數據顯示,2015年—2020年,我國潮流玩具市場規模從63億元增長至200億元。那麼,到底是哪些羣體在玩這些“潮玩”產品?

“玩家羣體主要是學生和白領。如果從年齡段來劃分,主要在15歲至35歲之間。”“潮玩”愛好者吳子怡在網上經營一家“潮玩”小店,主要銷售玩偶類的“潮玩”產品。他説,對於非“潮玩”愛好者來説,這些玩偶就算再精緻、再好看,他們也不會買。但對於愛好者來説,每一款玩具都能找到亮點。此外,類似“盲盒”這樣的銷售模式,也確實抓住了人性中“賭”的心理。比如泡泡瑪特和球星卡“盲盒”等。

吳子怡説,別看學生沒有收入來源,但是他們可以幾個月省吃儉用,去買一堆自己喜歡的玩具、球鞋等。還有一類人是白領,口袋裏有些閒錢,也比較感性,買玩具是放鬆自己、購買快樂的手段。

凌楊也有着類似的感受。他説,此前很多學生來店裏選購玩具,幾乎不關心價格,也不還價,最多就是要求送一個小玩具當做“添頭”。

那麼,這些玩家的興趣點到底又在哪裏?吳子怡説,凡是被打上“限時”“限量”的牌子,就總會有一羣追隨者。比如肯德基兒童餐贈送的“聯名版”玩偶,往往是限時銷售,一些人為了收藏玩具而買肯德基。最終,很大一部分產品也流向了上述年齡段羣體的收藏圈。

獲得精神上的滿足感,還有投資價值

這些“潮玩”產品,除了讓收藏者獲得精神上的滿足感,還成為一部分人的投資選擇。

“還真如網上的段子一樣,有的人每次買兩套,一套用來玩,一套放在櫃子裏用來展示。”凌楊説,他認識一個家長,每次都會買兩套相同的玩具,一套拆開給孩子玩,另一套完整保存用來投資。以“樂高”積木為例,部分拆盒的玩具放上幾年,也能以原價甚至超原價賣入二手市場。如果是沒拆盒的,甚至能翻幾倍。“樂高”每年會出1-2款街景積木,其中有一款“蔬菜店”積木,上市售價為1499元,幾年後的售價已達到2萬多元。

如今,凌楊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一款動物模型玩具上,綜合投入已有逾百萬元。一方面自己把玩,另一方面用於銷售。

近年來,小文也嘗試將自己的愛好當作一種投資。他目前已收藏各類球星卡800餘張,其中多張卡已經由數千元升值到數萬元。除了特別鍾愛的球星卡繼續收藏,更多的則打算用於交換或交易。

“入坑”需謹慎,最好先多看多學

凌楊認為,近年來,部分“潮玩”玩具變成火熱的投資產品,不排除有資本進入市場,帶動市場交易量大增、價格上漲。還有就是玩家為了炒作自己的藏品,誇大藏品的“稀有度”或是“特殊性”。前些年,一些限量版的“樂高”產品在投資市場上火熱,身價暴漲。但廠商最近又推出了部分“熱炒”產品的“復刻版”(指複製原版產品,僅更換產品包裝或顏色),造成這類商品在收藏市場身價大跌。

小文也認為,球星卡的市場價格變化,可能比股市波動還要大得多。一張球星卡的價值,往往會隨着這位球星的起伏而變化。明星的去留、生活話題、未來的職業生涯等,都是影響球星卡價值的潛在因素,因此投資球星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一位初級愛好者花700元在網上收購了一張某球星的卡片,但經過專業估價,甚至連70元都不值。”小文建議,對於只是“追星”的愛好者來説,購卡最好是量力而行。而想把球星卡作為投資理財產品的市民,更需謹慎,畢竟“水很深”,最好先多看多學。

責任編輯:王露

歡迎關注“株洲新聞網”公眾號

歡迎關注“株洲發佈”公眾號

0

主管:中共株洲市委宣傳部 市委網信辦 株洲日報社 | 株洲新聞網版權所有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新聞路18號 在線諮詢Q Q:技術QQ諮詢 湘公網安備 43021102000088號 湘ICP備12009507號
株洲新聞網常年法律顧問:湖南天舒律師事務所 趙加兵 13973338158